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中国一线-走在最前端的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 > 正文

小黑裙和纽约人的时髦全都被他画出来了

时间:2020-06-29 12:48 来源:未知 作者:dd 阅读:

你见过这样一字排开的纽约时髦女郎吗?她们身着不同款式的小黑裙,但姿势同样甜美可人。

Ada by Alex Katz, from 1950s to 2010s

你见过一位纽约丽人,从年轻摩登直至白发苍苍的一生吗?60年时间里,她的魅力没有任何褪色。

也许你听说过艺术家惯常的一二风流故事,但他不同。他花了半辈子探究妻子的容貌,为她画了60年的肖像画,成百上千幅连自己都数不清,却依然乐在其中!

他是亚历克斯·卡茨(Alex Katz),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先锋艺术家之一。他的作品来上海了。这位地道的纽约客,描绘了半个多世纪他所观察到的一切——时尚、丽人与都市生活。

有人说卡茨是比安迪·沃霍尔更早的波普先驱,因为他尤其关注流行文化和时尚趣味。

你见他画笔下的纽约人,穿着极简,有些冷静而疏离的特质;他热衷与著名的时尚杂志合作,用大胆的剪贴画装点了枯燥的生活。

卡茨不是个因循守旧的男孩。他的衣柜里永远放着七套漂亮的西服——这个时髦的青年,在穿着上十分讲究。他喜欢跳舞,或是泡在篮球场上。时尚的事物伴随了他的一生。

在卡茨的群像中,有这样两幅画:一幅描绘了鸡尾酒会,一幅是草坪上的聚会。他们是全然不同的两群人,属于不同的社会阶层。

这是卡茨艺术中无处不在的美国文化符号,他用画笔真实地再现了当下的生活,带有隐约的批判性。就像他形容艺术是一种时尚生意,但时尚易逝,他描绘当下的艺术形式才是永恒。

无论如何,卡茨是入世的,所以他兴致勃勃地参与了都市一切时髦的玩意儿。早在60年代,他就与《Harper’s Bazaar》合作。后来《Numero》拍摄过时尚大片向他致敬。

Alex Katz by Sofia Sanchez& Mauro Mongiello for Numero

他还在2009年举办了“时尚”系列个展,里面有艺术家为女魔头Anna Wintour和Kate Moss、Christy Turlington等超模绘制的肖像。多么简约而明亮的风格!

他也与H&M合作联名款,包括了男女成衣和家居用品。卡茨直言,这次时尚与艺术的融合超乎了他的预期!

作为一个纽约人,他的肖像画以各种时尚的形式出现在公共空间里。也许在街道、建筑、橱窗或计程车边……你都会偶遇卡茨的艺术留下的痕迹。

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这幅背影了吧,她是卡茨的妻子艾达·德尔莫罗。她拥有所有美丽的特质,也让卡茨深深地迷恋了一生。

原先卡茨还没有摸索出自己的路。抽象表现主义在纽约正独领风骚,他却只感兴趣关乎当下的具象艺术。这期间他撕毁了上千幅画,那些画很好,但很无聊。

直到他与艾达的一场偶遇,他快要触摸到自己的风格了!艾达的出现满足他对模特一切的幻想,他第一幅卡茨式的肖像是关于她的。

每当卡茨谈起妻子,他的嘴角总是忍不住笑意。有的男孩好像可以追到任何人,但追不到心仪的姑娘;而他谁也不想追,只确信自己可以与艾达在一起。

艾达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。她曾致力于研究癌症与神经科学,获得过Fulbright(科学奖学金)。在纽约至少有三位男士在追求她,而她并不在意结婚。

卡茨眼里的她是“性感”的,因为她比别人更早阅读贝克特,还买过一幅汤姆•布蒂斯的抽象画。

恰巧,布蒂斯正与卡茨合办展览。那是1957年的秋天,他们在开幕式上相遇了,又跳了一支舞。“那天一切都还好”,卡茨回忆起来表情不无满足。

次年他们就举办了婚礼。因为家庭背景的相似,他们看上去就像“包办婚姻”,但只有彼此心里明白那份难能可贵的契合。两年后他们的儿子Vincent出生了。

艾达是典型的美国美人,卡茨着迷于她的脸部与肩颈线条。当他开始描绘她时,他想到了毕加索笔下的朵拉•玛尔。

但两位女子的境遇并不相同:朵拉只是毕加索极度缺乏艺术灵感时的短暂良药,艾达却被卡茨不间断地画了60年,他几乎为她画了上千幅画!这是画家的终极浪漫。

时光流转,艾达从年轻时髦的纽约女郎,逐渐变成了一头银发的优雅老太太,卡茨的画风却从未变过。

每当卡茨有了新的创作,艾达总是第一个观看的人。他们的故事被艺术圈子里的人津津乐道,2006年犹太博物馆还举办了一场名为“Alex paints Ada”的展览。

当时,艾达受访回忆第一次做模特的情形,难得展露出一丝羞涩:“我喜欢的男人正注视着我的眼睛、耳朵与肩膀,整件事显得很感性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……我坐着而他在画我,就是如此。”

卡茨常说:“外表是最神秘之事”,他追逐最浅显也最神秘的“表面”,所以直到老了,他依然对艾达的容貌乐此不疲,因为那不可取代。

60年代后,卡茨开始在一幅画中描绘艾达的若干瞬间,如同连拍快照或蒙太奇,视角也越发亲密。

卡茨还为她制作了剪贴画(cutout),这次展览中能见到这些真人大小的作品。他的灵感也许从马蒂斯晚年的作品而来,还有日本版画家喜多川歌麿的意味,但呈现形式只属于卡茨。

展厅三楼有卡茨录制的一段作画视频,对象依然是艾达以及身后的风景,亲临现场的你们不如细细观赏。

卡茨用扁平的毛刷挥舞出交错的枝桠,每一笔都顿挫有力。当他开始描绘艾达,睫毛与红唇简洁而传神,他对她是如此熟悉。整幅画只用了5小时,干净利落,却用笔触传达了深厚的感情。

卡茨自小与绘画形影不离。在退伍后,他顺利考入了纽约的名校——库珀联盟艺术学校,那里的包豪斯氛围浓厚。后来他去了缅因州,暂别曼哈顿的喧嚣。到户外去写生!他见识到了不同的风光。

但他终究属于纽约。这里的社会变革得太快,没人愿意看“老掉牙”的艺术了。他细细地揣摩日新月异的媒介。

人们爱将卡茨与波普风潮联系在一起。你对卡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?色彩明亮的招贴画?大型的广告牌?还是电影的特写镜头?他特有的平涂风格,超越了20世纪人们对绘画的普遍理解。

卡茨见证了上世纪美国艺术疯狂更迭的历史,先是自由粗犷的抽象表现主义,再是机械平庸的波普艺术,夹杂在各路艺术家之中,他的画作曾被认为是不入流的。因为那看起来太随和、太简单了。

如今人们承认,他是如此特别,你几乎找不到另一位形式如此简单、可读性却如此高的画家。

他同时代的美国艺术家们:杰克逊·波洛克、马克·罗斯科,安迪·沃霍尔……他们在上个世纪就耗尽精力过世了。

只有简单的卡茨,依然身体健康,乐呵呵地不失创作的活力。高龄的他坚持篮球和跑步,夏天游泳半小时,其余的时间便奉献给艺术。

在他的时代,卡茨是先锋的,但他与波普艺术家的理念终究不同,即使双方都着迷于流行文化。

安迪·沃霍尔的艺术来自现成品:可乐罐、快餐或名人照片。他热衷于复制流行,制造出一条机械的流水线生意,然后售卖给大众。

卡茨认为那是“制图”而不是绘画,他只画自己看见的事物:他的家人、朋友与周围的世界,环绕着简约时尚的气息,那是独属于他的题材。

所以他不承认自己属于波普或是传统的现实主义。为什么要被归入哪种艺术流派呢?

在卡茨眼里,遵守标准就是取得一个人满为患之处的资格。要在艺术界找到自己的位置,必须创立新的标准。

于是卡茨绘画的速度飞快如闪电,他只想抓住一种当下的感觉。或许是缅因州对他深刻的影响,他一生追逐光和运动,就像加州对大卫·霍克尼的改变一样。

本属于“小众”的卡茨持续关注时尚生意,这也许是他与大众保持联系的方式吧。艺术的一面留给工作室,另一面则依赖公众的关注和吸引。

同样是纽约艺术家,杰夫•昆斯成功地将艺术包装为商品,利用惊天的拍卖价赚足了眼球,谈论起这个话题的卡茨表现出一瞬的失落。但他选择了自己的路,自然不会为任何挫折转弯。

卡茨84岁时这样谈论自己:“我得到的负面评论比任何人都多,它是我现在的动力。我想证明他们是错的,这是自尊的问题,虽然大多数我这个岁数的人早都被磨去了棱角,但我的创作没有一丝妥协,依然气势汹汹。”

对于未来的年轻艺术家,卡茨笑着说,你得每周画六天画,每天画六小时,坚持六年后再看看自己是否喜欢。而他自己早已深陷其中,不可自拔。

(责任编辑:dd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